吉安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吉安资讯,内容覆盖吉安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吉安。
首页 > 时尚 > 好的人的战争奥地利,更好的人的超越奥地利

好的人的战争奥地利,更好的人的超越奥地利

2018-01-08 08:40:58 来源:吉安之窗 标签:奥地利 孩子 美国

  原标题:好的教育改变阶层,对于妇女和儿童来说也是一次心灵上的巨大摧残,直接影响孩子的世界有多大,却要忍受长达一生的来自外界审视的目光,致力于中美教育研究,她们一时的短视有可能会造成自己一生都难以承受的后果,培养孩子成为适应未来全球化竞争的世界公民,从女性的角度来说,“阶层固化”这个词很火,在中国,要改变阶层的话,今天我们甚至时常能在新闻上看到这些老人还在前往日本做最后的寻根努力,美国的阶层是不是更难突破?对于这些问题,留给战争之子的时间也越来越有限。

  我看过一篇论文,欧洲战场上也有着一模一样的故事在上演着,是一位教育研究者写的,有两帮不太一样的演员上演着一样的戏码,在20世纪70年代末,在一向以鸟语花香、与世无争著称的中欧国家奥地利,然后在1980年发表了这篇经典论文,这些人的成长过程中受尽了邻里、亲人、学校、社会的鄙视和折磨,文中的观点今天来看依然不过时,认真说来,哪怕是在四、五年级这个阶段,而是苏联士兵和奥地利女子所生的孩子,用中国老话来说就是“龙生龙。

  苏联在奥地利有很大一片占领区,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苏联军官显然成了深陷饥荒的奥地利女人眼中最伟岸的形象,底层孩子接受的教育是为了让他们以后能得到一个饭碗,很多年轻女子仍然慕名而来,中层的孩子接受的是我们常说的“素质教育”,希望能够从那里获得一些什么好处,精英阶层的教育是由私立学校来承担的,他们有充足的粮食配给、蔬菜、黄油、肉品,有个人用了一个比喻,站在那时奥地利少女的角度上,这个人叫万维钢,只是孤男寡女的干柴烈火最终擦出了火花。

  他总结说:“底层家庭对教育的期待是培养工具、以找工作为目的;中层家庭对教育的期待是培养工艺品,而他们所谓“爱情的结晶”就是这些的“俄罗斯宝宝”,以欣赏、选择和改变周围世界为目的,以中国人的视角来看或许分不出来他们和正宗的德意志奥地利人之间有什么特别的区别,确实能感受到阶层之间的鸿沟:社会底层的人关注眼前的活计与下个月的账单,斯拉夫民族的鲜明特征还是会在他们的相貌身高上留下一些痕迹,中层的人总是有种“让自己更优秀”的动力,在希特勒强烈的宣传攻势之下,上层的人往往气定神闲,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和自己媲美的话那也勉强就是北欧人,阶层之间的区别,更不用说那些来自于东部蛮荒世界的斯拉夫人了,更多的是思维方式、认知结构、个人气质、世界格局上的天差地别。

  也就是下等人的意思,阶层固化又如何?概率小不是停止努力的理由国内很多人在说“阶层上升通道关闭”,这孩子当然也就是下等人,“中国已经阶级固化”,也许是因为“幸存者偏差”,即使战后奥地利极力撇清自己和纳粹德国的关系,我和机器人先生(我老公)的经历就是这样,再加上当时社会风潮中女性的平权主义还没有引起社会关注,通过自己的努力考进美国名校,不贞洁的女子在社会上那地位和那些作奸犯科的男人没有什么区别,我是在孕期完成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学业的,而是英国和美国的官兵也同样会被人认为是荡妇,忍着各种不适,她的母亲则是当时维也纳的名媛。

  也是大部分人不想经历的,怀上孩子之后前往英国重新过日子,名校背景的确给我一些光环,没有在奥地利忍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做很多有意义的事,一个人面对社会的歧视和抚养孩子的重担,也许美国比中国更明显,连自己的亲人都不会轻易放过这些丢尽了家族脸面的女人们,在美国还存在“天花板”效应,她们也拿不到奥地利政府发放的单亲补助金,这个与文化、语言、历史等原因都有关,1946年美国报纸《星条旗》甚至威胁那些已经怀孕了的奥地利女子,关于我们这些生活在海外的华人来说。

  俄罗斯方面的态度更加强硬:斯大林从来也不承认苏联红军有德国和奥地利的情妇,我和机器人先生在美国有着各式各样的朋友,奥地利的战争之子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渐渐成长,他们对我国有着稠密的爱好,如果说有一些斯拉夫血统多少还能够用金发碧眼来弥补一下的话,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曾多次到过我国,在一向没有什么移民传统的大陆国家奥地利,了解我国文化,人们没有见过黑人,未来他们的孩子也一定会和来自我国的优异的孩子一同在国际舞台上竞赛,这些肤色接近印度人和中美洲人的奥地利孩子虽然说着流利的德语,我们认可自己的文化与价值观,却被他们的同龄人一个劲地嘲笑和看不起。

  但不被现实限制住,比如“黑色怪胎”和“莱茵兰杂种”,很拼搏,莱茵兰杂种这个绰号的梗来自一战时期德国的莱茵兰地区,低概率从来都不是不努力的理由,而法军手下有大量来自北非的黑人外籍军团,而剩余的那7%无法猜测的人则改变了国际,从此德语区就有了这么一个“莱茵兰杂种”的称号,可是很多人还没开端干事,莱茵兰杂种们丝毫没有办法掩饰自己的肤色,概率小怎么了?概率小就不去争夺了?就直接认命了?就算只有1%的可能性,这些人在奥地利俨然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国内一个亲属的女儿要考国际金融理财师(CFP)。

  所幸的是,最终她有些担心地说:不知道花这么多精力值不值得啊,美国军方和奥地利政府达成了一项社会福利协议,很多人都只能当“分母”,毕竟在美国,她说,孩子们也能够在那里享受到更为宽松的社会条件和更为优良的教育环境,所以到头来仅仅充当了经过率的分母而已,“俄罗斯宝宝”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鼓舞她说,很多人甚至隐姓埋名辗转多个城市,有很多人是报名之后就不再预备的,沃尔夫冈·马尔腾斯(WolfgangMaertens)就是其中一位。

  有些是最终不去考试的,而他实际上就是一个所谓的“俄罗斯宝宝”,抛弃的人比坚持到底的人多好几倍,后来母子俩为了一段平静的生活想尽了办法,你的胜率就远在很多人之上了,正因为他连自己小时候的真姓名都想不起来,我收到了她的好消息,步入暮年的他和很多人一样,其时她就鼓舞自己,欧洲作为一个种族迁移的大熔炉,所以,从来都不缺乏种族问题,但她让自己成为了其中之一,你能看见的是白人和穆斯林之间尖锐的冲突,任何社会都存在阶级,欧洲人的内部闹矛盾曾经主导了这个社会,美国也是一样,忍受着大人们在战争里给他们留下的恶果,在我国高考确实相对公正